第二卷 铁血征战 第五百四十九章 皆有来由

    悟智到了寒风寺后,由于为人乖巧、脑子聪明,甚得主持方丈的喜爱。

    在寒风寺十余年来,悟智苦研佛法,终于从一个外来户转变成了主持方丈最为喜爱的徒弟。

    不过,对于悟智这个聪明绝顶,偶尔显得有些操切的弟子,老方丈还是有些不放心,便天天将他带在身边教导。

    让老方丈万万没想到的是,虽然他一贯教导悟智要淡泊静心,但这家伙为人操切的本性依然还是改变不了。

    今天王大人来访后,他不但插话算命,更由于后面的一些话给自己和方丈惹来了杀身之祸。

    王瑞用棋子摆出“昭昭大明”四个大字之后,便不再呆坐着,而是站起来远眺着莱州府城方向的山村。

    有些事情,如果不经历铁血风雨,又怎么会有一个民族的凤凰涅槃?王瑞已然打定决心。

    既便某些人是普通人,甚至是好人,但为了自己深爱的民族,王瑞也只能提前送他们去见昊天上帝。

    正在沉默间,悟智又唐突地开口说话了:“施主这是从哪里来?要往哪里去?”

    “悟智师傅这是哪里话?本官当然是从北边来,要往莱州去。”王瑞因为自己的思路被他打断了,口气有些不耐烦。

    “非也!非也!”悟智浅笑着摇了摇头,一幅知晓天下万物的模样。

    “哦?”王瑞平时就最不喜欢这种装神弄鬼的人,因此便决定戏耍他一番:“悟智师傅这是要问某的来历和出身吧?本官不妨给你明说,我正是大明忠贞伯、征东将军、登州镇总兵王瑞。我的来历嘛,这登莱有点见识的人都知道,也没啥需要藏着掖着的——辽东逃民。”

    “悟智,不得无礼!”老方丈担心王大人难堪,忍不住厉声喝斥这个不省心的徒弟。

    “这没有什么,本来就是台面上的事。王某就是不承认,也堵不住这天下悠悠之口。对吧?悟智师傅!”王瑞笑着摆了摆手。

    他还是前世的平等思维,对于悟智的这种冒昧问话并不太介意。

    “施主大度!你知道小僧问的不是这个来历。”悟智受了王大人这种大气的态度影响,说话越发大胆了。

    “哦?那就请小师傅说说。”王瑞有些诧异,难不成他还真知道自己这个穿越者的来历?

    “小僧也看不明白,只是知道施主定不是这大明朝的人,也不应该出现在此。或许,这就是施主能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短短六七年时间创建出这天下第一强军的原因吧!”

    悟智仿佛是陷入了沉思之中,皱着眉头说道。

    悟智的话一说完,老方丈的脸色便立时变得一片惨白。他的嘴唇剧烈颤抖着,最后什么话都没有说出口。

    吃惊的不只是老方丈一人,王大人甚至比他更惊恐。王瑞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样一个普通的山间寺庙里被人说破来历。

    不过,王瑞的表情却没有任何变化。他控制着自己心头的震惊,淡淡地向老方丈合了一什道:“世间万物,皆有来由。沧海变幻,自有昊天安排!本官就此别过。”

    说完后,王瑞再也不看边上的悟智一眼,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

    山间的亭子此时突然沉静了下来,留下一老一少两个脸色惨白的和尚。

    老方丈看了看亭子外不远外密集林立着的军官和士兵,悲哀万分地顿足骂道:“孽障!孽障呀!看来老纳十年前就糊涂了,竟然收了你这个孽障为徒!”

    “师父!徒儿知错了,以后定不会再在人前妄言。还请师傅责罚则个!”悟智和尚此时已经明白自己闯下了大祸,赶紧拱身合什告罪。

    “哎,错了就是错了。有些错有机会改,有些错却只能犯一回。所以,你还是去佛祖面前告罪吧!”老方丈极度恐惧的心情已然恢复了平静。

    “师父!他、他们会……会杀了我们吗?”悟智嘴唇颤抖着,跪下去抱着老方丈的大腿哭泣了起来。

    老方丈任由他摇晃着自己的大腿,用力地转向寺庙大殿方向,老泪纵横地道:“阿弥陀佛!我佛慈悲,但愿只死我们两个吧!”

    亭子外,众人看着神情凝重的王大人,没有人都敢轻易出声。

    “出发,你们都去指挥军队!张二,你留下。”王瑞只是短暂地沉默了一会儿,随即下达了命令。

    “大汉至上,效忠将军大人!”众人行了一个军礼,分头往山下而去。

    “主公,可有什么吩咐?”众人走远后,张二拱身请示道。

    “别紧张!亭子里两位和尚都是佛法精妙的大师,依本官看来,他们定可以先行拜谒佛祖!去,送送他们吧!”王瑞微笑着道。

    “是,主公!属下这就去超度两位大师!”张二再度拱了拱手,脸上依旧波澜不惊。

    “军情司的,全部过来!”张二下令后,十多个军情司的特工立即赶了过来。

    “有军用纱布吗?”张二问道。众人纷纷点头确认。

    “现在,大家全部跟我一样,用纱布堵住自己的耳朵!要想这一生没有祸患、家人康全,全部给我照做!胆敢不认真执行的,就等着全家死绝吧!”张二恶狠狠地说道。

    “是,张主官!”特工们齐声回答后,众人开始纷纷扯出裹伤用的纱布,相互监督着将所有人的耳朵都堵得严严实实的。

    看着张二作出的安排,王瑞非常满意,转身对担任亲卫主官的尹大弟命令道:“你们也全部撤到百步之外吧!”

    亲卫撤走后,亭子边上除了王瑞外,留下的便只有一帮暂时聋了耳朵的军情司特工以及惴惴不安的两个和尚。

    张二拔出自己军情司主官标配的短手枪,大步走进了亭子内,面无表情地看着两个和尚道:“不管你们说什么,我和外面的人都听不到。所以,你们什么都不要说,这样还可以保全寒风寺!我话不多说了,两位大师上路吧!”

    “军爷,饶命呀!我……”悟智还是忍不住出了声。

    不过,张二却没有等他再说下去,他果断地扣动了扳机,悟智随即惨叫着倒了下去。

    张二也不说话,又先后压入了两颗子弹,对着悟智的心脏和胸部各开了一枪。

    伸手探了探悟智的鼻息后,张二面带微笑地看着老方丈,开始不紧不慢地继续装填子弹。

    老方丈面色平静地看着这一切,甚至他还冲张二点了点头。

    很快,又是三声枪响……

    做完这一切后,张二快步走回王瑞面前,拱身报告道:“寒风寺因风大失火,烧毁了观云亭,方丈及悟智和尚不幸殉难。寺内其他僧人该当如何安置?还望主公示下!”

    “嗯,不错!至于其他人……,就到此为止吧!”王瑞点了点头,决意不做太多杀戮。

    “嗯,嗯!”张二点着头,面上却是一脸懵懂。

    原来这家伙还没有扯掉纱布!王瑞顿时明白了过来,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耳朵。

    张二会意,扯掉自己耳朵上的纱布,问清了王瑞的命令后,他才过去将那帮“聋子特工”给解放了。

    当日下午,一万余“东江叛军”抵达莱州城外,随即于申时初发起总攻。

    陈松部采用了登州军惯用的攻城方式:压制城头--炸塌城墙--蜂拥而入。

    朱万年的精心布置和历史上存在过的顽强抵抗压根子就没有出现,陈松的打法完全出乎了这个时代军队的意外。

    在登州军强大的武力优势面前,什么众志成城什么同仇敌恺都变得非常虚空无力。由于各自武器的时代差,导致莱州守军根本就没有还手甚至是对敌的机会。

    仅仅用了一个时辰不到,陈松部便完全控制了整个莱州。知府朱万年口吐鲜血,在府衙大堂封印自缢身亡。

    第二日,对登州不友好的官吏士绅皆遭到抄家灭杀,屡计涉及五百余口。

    又一日,登州大军兵至莱州,一刻钟不到便“攻”进城内。陈松部随即退出莱州,于二十里外恢复番号待命。

    征东将军王瑞亲率大军进城,莱州光复。平时作恶多端的土豪劣绅被登州军以奸细的名义捕杀灭门,莱州城内秩序开始恢复。

    登州军训导司人员四处活动,向莱州人宣传了忠贞伯及登州军的仁义和威名。

    随即,各种放发粮食、物资的活动,在莱州城各处展开。配合着登州军的宣传,莱州老百姓开始对王瑞统率的登州军逐步有了认识和感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