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天医》第一卷少年天医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不能输!

    萧鸣心中咯噔一声,解释道:“局长,是那个家伙先动的手。你如果不信,当时在场的人都可以作证啊!”

    “这我可管不着,贝纳庞克,先教训教训他!”安吉洛说完,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准备看好戏。

    此子几次三番让他丢脸,安吉洛当然不会放弃这个绝佳的报复机会。

    贝纳庞克站到了萧鸣的下方,他狠狠地攥紧了拳头。

    “喂,你们这个用刑是靠拳头的吗?”萧鸣流着冷汗道。

    贝纳庞克不是那种油嘴滑舌之人,处理事情也是简单粗暴。

    他骤然一拳打出,一道强烈的灵气波动朝萧鸣刮了过去!

    萧鸣的双手用不了,但是双腿还是闲着的。

    他双腿在空中一蹬,整个身子都缩了起来,成功地避开了那道灵气。

    “局长,有话好好说啊…”萧鸣哇哇大叫。

    可是他话还没说完,这一次贝纳庞克直接跃了起来,一拳狠狠地砸来!

    这一拳,夹杂着无匹的灵气,似是能撕裂虚空。

    萧鸣心中大骇,只能用脚去反抗!

    只是贝纳庞克的力量不是他能够轻易阻挡的,他的身体就像是一只吊着的皮球,瞬间就向后方荡了出去!

    “轰隆!”

    他的身躯狠狠地撞击在天花板上。

    萧鸣紧咬着牙关,忍受着剧痛。

    他知道,必须得想点办法了,否则就算不死,也要被折磨个半死不活,他现在就是贝纳庞克的活靶子!

    安吉洛阴鸷地笑道:“不想继续遭罪的话,就告诉我,你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要杀公爵?”

    “局长,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过了,你就算问我一百次,我也是那个答案!我没什么特殊身份,我就是叶琳娜小姐的保镖!”萧鸣义正言辞道。

    安吉洛也不废话,右手一挥。

    贝纳庞克领命,他一点也不心疼萧鸣,从萧鸣被加洛森救下的那一刻起,他已经将萧鸣视为了眼中钉!

    于是,他在空中翻了个跟头,一脚狠狠地向萧鸣劈去!

    “该死!”

    萧鸣一咬牙,全身的灵气都翻涌起来。

    他缠绕着金光的右脚,迎着贝纳庞克狠狠踹了过去!

    “只配活在监狱中的蝼蚁,也想和身为执法之人的我抗衡吗?”

    贝纳庞克无比的自信,他将萧鸣的右脚给压了下去,然后一脚踹在了萧鸣的小腹上!

    萧鸣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威压,胸腔内翻江倒海,一口逆血顺着他的喉咙涌了上来,但是他紧咬着牙关,一口咽了下去!

    加洛森不让他死,他就要完成的更出色,无所畏惧!

    这一脚下去,萧鸣显然有些支持不住,他被吊在半空中晃荡,双眼有些空洞无神。

    安吉洛轻轻地喝了一口茶,他冷漠道:“说,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说出了一切,我立马放了你,不让你再受皮肉之苦。”

    “你认为我会屈打成招的话,那就太小看我了!”萧鸣目光坚定道。

    “哦?嘴还挺硬的!贝纳庞克,看来是你下手太轻了!”安吉洛冰冷道。

    贝纳庞克默默地走到角落,他捡起一根黑色的长棍。

    “小子,你很可能会死!”贝纳庞克冷若冰霜道。

    “来吧,贝纳庞克,今天你杀不死我,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你!”萧鸣不屑一顾道,他并没有被贝纳庞克的气势给震慑住!

    “杀了我?再过一百年吧!”

    贝纳庞克挥舞起手中的长棍,速度之快甚至连空中都留下了一道道残影。

    萧鸣只看见十几道长棍的影子,他屏气凝神,瞬间就感受到了长棍的实体!

    “来了!”

    一道冷风迎面袭来,萧鸣左脚点右脚,整个人都向上方蹦去,然后紧紧地攀附在天花板上,那根长棍就这么顺着他的下方扫了过去!

    贝纳庞克冷笑一声,转身又是一棍!

    萧鸣借机放松了下来,他整个人向下荡去,而那根长棍,就这么劈在了拴着萧鸣的铁链上!

    “成功了!”萧鸣心里窃喜!

    果然不出他所料,铁链瞬间折断,但是由于强大的惯性,萧鸣还是飞了出去,撞击在身后的墙壁上,然后坠落而下!

    “真是个可怕的家伙,要是被这一棍打中,非得昏过去不可!”

    萧鸣缓慢的爬了起来,双手一使劲,直接将铁链给挣破了,然后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这一刻,他终于解放了!

    安吉洛眉头一皱,大声道:“贝纳庞克,你在搞什么鬼!”

    贝纳庞克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他平静道:“你的鬼点子还挺多的!”

    “谢谢夸奖!”萧鸣应道。

    安吉洛感觉自己被萧鸣给耍了,他气的坐都坐不住,站起来吼道:“贝纳庞克,不要再留手了,给我打,往死里打,否则的话,埃索大监狱的威严就要被这小子给毁了!”

    “遵命,局长!”

    贝纳庞克扔掉了手里的长棍,然后一步一步地向萧鸣逼近。

    萧鸣步步紧退,他想起加洛森好像说过,贝纳庞克非常的强,而且昨天在餐厅,他已经深切的感受过了!

    “怎么办?拼了!邪王说让我活着,我就不能死!”

    萧鸣也准备进入了战斗状态!

    这埃索大监狱真是片刻不得闲,时时刻刻都在打架吗?

    贝纳庞克眼神一紧,然后倏地朝萧鸣冲了过去!

    “执法之人的威严,岂能被你玷污?”

    “屁话真多!”

    萧鸣一拳迎了上去,强大的力量直接让他飞了出去,他及时在半空中稳住身形,再一次向贝纳庞克攻击而去!

    “铁脚!”

    贝纳庞克抬起右脚,他的整只右腿都好像蒙上了一层铁色,然后对着空中的萧鸣就扫了过去!

    “不能输!不能输!”

    萧鸣抱着这个信念,一拳狠狠地砸了上去!

    可是,事与愿违,萧鸣就好像撞上了几十米厚的钢板,猛咳出一口鲜血,就倒飞了出去!

    “这个怪物!”

    萧鸣趴在地上,咬牙切齿道。

    安吉洛根本就没有觉得萧鸣有胜算,他走到刑房的门边,刚好迎上了一个慌慌张张的狱警。

    “局长,您的电话!”

    “不接不接,没看见我忙着呢吗?”安吉洛回绝道。

    “局长,是大王子打来的,他让你立马给他回个电话!”

    安吉洛身子一愣,然后看向刑房内,佛然不悦道:“将这小子送回牢房,改天审问!”

    说完,他就大步走开了。

    萧鸣擦了擦嘴角的血迹,长舒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