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零四章 不同的路

    “如果我们的调查没有错的话,确实如此,在他们管理的区域范围之内,的确有这样的毒品出现过。”千面女的脸色也并不好看,血旗虽然是一个杀手组织,而且他们也没有承认过他们是什么善良的人,但他们做事都有原则。

    不能触碰的东西,他们永远都不会碰,虽然利益对于他们来说非常的可观,而且他们很常接到这样的任务,可他们都拒绝了,这样的委托,就是因为他们迈不过心中的那一道坎。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血旗当中的一些人家庭就是被这种东西给毁了,所以在原则上他们绝对不会触碰这一种东西,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的反感。

    “你去通知我那一些好盟友,就说我杨奇找他们一叙!”杨奇冷冷的丢下这一句之后,直接拂袖而去。

    他曾经不知道剿灭过多少这样的毒枭,而且他到现在都没有看懂,为什么毒品可以贩卖道东阳市来,这是多么可笑的一件事情,这就相当于在华夏的心脏贩卖毒品,难道他不在了华夏的军队就在吃干饭吗?

    但是这一次他并没有冲动,他并不知道华夏的一些难处,所以也不会去找华夏的那些人麻烦,而且他的心现在也没有那么大可以去管全东阳市的事情,但至少在他可以管理的范围之内,在整个北方的区域之内,在他的盟友里面,他却必须去下这种规矩。

    Kt4就是一种新型的毒品,成瘾性可以说达到了百分之八十,现在成功戒掉的例子不到百分之一,意思就是说一旦沾染上就基本上已经戒不掉了,也就意味着整个人生都已经毁掉了,这比其他的毒品更加的可怕。

    这就相当于一种致幻剂,麻痹人的中枢神经,几乎在服用的半年之内,基本上就已经成为了一个废人,纯化学提成的它对身体的伤害几乎是百分之百。

    即使是杨奇在国际上的见识也见过一次而已,这种毒品的危害性他是见过的,几乎只需要几百斤就可以让一个小型国家彻底沦陷,而所获得的利润就全部都关于那些丧心病狂的制造者。

    虽然他不知道现在楚江龙究竟对于这些毒品是什么态度,但很明显,他肯定会是站在驱逐的那一方面,龙牙的存在杨奇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它的重要性,龙牙的存在就是为了平衡华夏高层那一些心怀叵测的人,让他们有所忌惮。

    如果这一次真的让kt4再整个华夏流行起来,那么其灾难性绝对不会亚于某一个势力凌驾于所有的顶级势力头顶,包括华夏高层在内。

    但是杨奇现在无权调动,也无权知道华夏高层究竟是什么态度,但他至少可以坚守本心,在他的区域之内,她不准出现这一种肮脏的东西,甚至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会找出这一种东西的根源,将它掐掉。

    而这其中最重要的一个线索就是那一个小毒贩口中的涛哥,那应该也只是一个毒品的分销点,但只要找到他,顺藤摸瓜应该可以找到杨奇要的答案,Kt4绝对不能让他在华夏流行起来!

    一天之后,田野集团会议室内。

    杨奇坐在首位,眼睛闭起来,而他身边两列座椅上分别坐着几名老者和几个年轻人。

    这个时候终于有一个老者开口说道:“杨奇顺势而行吧,这些事情你控制不了,我们也

    控制不了,而且即使我们不懂这些东西,也会流入到我们的区域内,既然这样的话,你这样做又有什么意义?”

    这名开口的老者是上官江,虽然黑色拍卖行上次没有参加到战斗当中,可至少他们在同一个区域之内,抬头不见低头见,至少关系不能闹得太僵,所以之后上官江也是上门赔礼道歉,当然只是派人,不是他亲自来。

    “没错,杨奇小友这件事情没有你想象当中的那么简单,就连华夏高层都放任,不管你又何必把这个责任扛起来,既然是墨守成规的事情,我们就没有必要去破坏这其中的平衡。”这一次开口的是燕家的使者,燕清关。

    虽然两人并不是很熟,但在上次的战斗之后燕家也表明了他们的合作态度,这里指的合作是在他们形成了三角之势,可以防御外敌合作,还有就是在商业上有着一些经济往来,而不是真正的对抗什么人。

    龙昊在一旁没有说话,但他的态度其实偏向于上官江,毕竟话粗理不粗,如果他们对于东阳市的格局格格不入的话,那么迟早这一块蛋糕会被别人端走,即使他们想坚守本心,但是在巨大的利益驱使面前,他们还是忍受不住诱惑。

    周玉恒就是眼睛微闭,眼睛扫过这一个个披着羊皮的狼,值得说的是洪门也没有参与到这一次的行动当中,跟他们在利益的驱使面前也没有动摇过,而且可以说是相当的固执。

    实际上洪门在这一方面的确没有涉猎过,虽然他们的江湖气很重,但他们也有底线,毕竟他们里面的成员也有家人朋友,沾染上这一种东西终究是不好的,知道了危害性,他们当然就不可能触碰到。

    可同样的他们也阻止不了别人对于这个东西的追捧,你虽然可以自命清高,但是你阻止不了别人追求利益的本能,而且洪门虽然有心要阻止,但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没有足够的力量,你摆出来之后,根本就不够别人看的。

    所以他始终只能坚守着自己那一个小小的区域,不被沾染到这一种肮脏的气息,只要自己那一边的人,不要碰到这一种东西,不去卖这一种东西,那么对于他们来说就已经是尽力了。

    毕竟毒品这种东西的暴利是非常可观的,对于那些已经丧心病狂的人来说,绝对是最好的催化剂,可断人财路就是杀人父母,洪门现在还没有底蕴这样做,所以只能恪守本分,坚守自己。

    “那么我刚才说了那么多,还是没有改变你们的想法吗?”杨奇并没有生气,还是手撑在桌子上,放在了自己鼻梁的位置,闭上眼睛,淡淡的说道。

    上官江和燕清关对视了一眼,默认已经是他们最好的态度,他们虽然身处在顶级势力当中,可还是随时都有被取代的可能,所以他们会不断地壮大,自身不会放过每一个机会,即使可能会丧尽天良,但这是时代的趋势。

    他们即使不卷入这一场洪流当中,但也有可能会成为这一股风暴的牺牲者,就像杨奇想的那样,他们并不是独自一个人,他们身后还有他们的家人族人,他们不可能放弃那么多的东西,就是为了追求那种虚无缥缈的良心。

    每一个人的选择都不一样,同时有两条分叉路燕家和黑色拍卖行走上了另外一条路,一条非常极端,甚至可以说是丧尽天

    良的路,可他们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实际上并不是。

    但一切都决定了,他们就无法回头,只要他们觉得自己是对的,那么他们就永远是对的,这就是掌权者的自以为是,也是杨奇最讨厌的一种态度。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在这里宣布,从今以后田野集团和你们断绝任何的关系,商业、战略、布局等等,从此以后一拍两散,你们追求你们的利益我可以不管,但至少我不会昧着良心做这种狼心狗肺的事情,千面女送客吧!”杨奇眼眸陡然睁开,他的语气已经不像之前那么平淡,甚至带着一丝冰冷。

    “杨奇你可要想清楚了,逆势而为,可能在这个风暴当中你绝对会尸骨无存,别以为上次的战斗,你得了便宜就可以为所欲为,如果不是龙公蛇婆的出现,你以为你可以扭转乾坤吗?”上官江语气也不太客气,这件事情实在是牵扯太大,虽然他可以直接放弃和杨奇的合作,毕竟他们之间也没有太大的合作关系。

    可他们身处在同一个区域,如果杨奇极力反对kt4进入北方区域的话,那么同样利益受损的还有他们黑色拍卖行,就是他不允许的事情。

    “多说无益,你们愿作偷人饭菜的狗,也不做逆风而行的狼,既然这样的话说这些威胁的话语又有什么用?而且你怎么知道除了龙公蛇婆之外,我没有其他的后手?”杨奇身后的战刑天直接向前一步,一股庞大的气势直接阻止了上官江释放出来的压力。

    上官江这一次没有说话直接拂袖而去,对于黑色拍卖行的底蕴,他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即使杨奇从中作梗,那可以直接除去,眼前这个小小的阻碍根本就阻挡不了他们的利益。

    上官江走了,燕清关也没有再说什么,略微的行了一礼之后就直接离开,虽然燕家在这一个方面并不是触碰了太多,可其中的利益也是非常的可观,如果让他们现在就收手,现在有一些可笑。

    龙昊同样是站起身来,语气平静的说道:“父亲让我带给你一句话,虽然我们灵蛇门可以不参与Kt4是的贩卖,但我们也不会参与到你想要做的事情,父亲提醒你,就一次背后的推手非常的大,甚至就连他老人家都不想要轻易的招惹,所以只能让你好自为之了。”

    “替我多谢八爷的好意,你们的心意我收到了。”杨奇没有站起身来继续闭着眼睛。

    龙昊也没有在意点点头之后直接就走出了这间会议室,他自己虽然非常反对这样做,可这既然是龙八爷的决定,那么他就必须遵守。

    灵蛇门本来就不是一个名声好听的门派,尽管他们也可以说,从来都没有碰过毒品,但是这一次不同,几乎全华夏的顶级势力都参与到这一次的活动当中,如果不参与的话,很有可能就会直接被甩开一截。

    别看只是经济,如果兑换成资源的话,那就相当可观了,但既然龙八爷已经决定这样做了,那么龙昊只是会执行他的命令。

    “周老,这一次就麻烦你回去通知一下,你们就先按兵不动,毕竟上一次的战斗也让你们出了不少的力,这一次是我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不管你们的事,既然你们没有参与到这一次的行动当中,那么你们就和灵蛇门一样吧。”杨奇睁开眼睛有一些无奈的说道。

    :。: